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民间故事乞丐神医

2019-01-31 06:49:39

民间故事:乞丐神医

民间故事:乞丐神医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多彩生活 / 民间故事:乞丐神医 民间故事:乞丐神医 Posted on 2015年7月17日 by legolas in 多彩生活 作者:栗果清道光年间,宁远县城里的富商佟万才的家中出了一桩怪事,待字闺中十八岁的独生女佟秀媛的肚腹无原无故地大了起来。流言蜚语不胫而走,杂七杂八,说啥的都有:“没结婚的姑娘家肚子咋会大呢?”“一定是干了见不得人的事。”“真丢人!”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可怜的佟秀媛那堪忍受病痛和口舌的折磨,寻死觅活,痛不欲生。这下可急坏了佟府的上上下下,赶忙找先生,请郎中,望闻问切折腾了一通,有的摇摇头说声“惭愧”走之,有的勉强开了药方,吃了也是毫不见效。后来花重金请来的老中医,也未能看明白得的是什么病症。佟秀媛的病日渐沉重,茶不思饭不进,腹胀如鼓。佟万才急得团团转,起了满嘴的潦泡,一个劲地唉声叹气。妻子哭哭啼啼,诘问道:“你只是整天愁眉苦脸,你那精明劲都那去了?你倒是想个法子呀!”佟万才沮丧地说:“我方寸已乱,没有法子,没有法子啦!”妻子哭得更欢了:“难道你就让女儿等死不成!”这时,管家在一旁道:“老爷、太太,光愁没用,着急也是于事无补。我倒有个法子,不知可否一试?”佟万才忙道:“何法?快说!”管家道:“在四处贴出告示,悬赏请名家医治。”没等管家说完,佟万才便泄气地说:“我当是什么妙法,该请的咱也都请了,没用,没用。”管家道:“您请的都是咱知晓的,可这告示贴出去,南来北往的人都瞧得见,十传百,百传千,说不定就能有医好小姐病的人。”佟妻连忙道:“管家,你不要听他的,赶快写吧,然后差人四处张贴,越多越好,越快越好!”说话间告示贴出去已有半月,可始终未有人上门。眼见佟秀媛的病一日比一日重,已是气息奄奄,命在旦夕。佟万才夫妇急得几乎吐血,也只能以泪洗面。管家见了痛心不已,对二人道:“我看小姐已是如此,斗胆出个主意,不知老爷、太太愿不愿听?”夫妻忙说:“什么主意?快说,快说!”管家道:“依我来看,等也是等,不如再写些告示,就说谁能医好小姐的病,就把小姐许配给他。您看行不行?”佟万才一声长叹:“还什么行不行的,听天由命吧。”或许是命中注定,或许是缘分铸成,告示贴出的第二天,就有人揭了告示来到府上,要给小姐治病。佟万才甚是高兴,可一看来者,不由得邹起了眉头。这是为何?原来,来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且衣衫褴缕,蓬头垢面。这那里是给人治病的医生,分明就是一个小乞丐!按理说有人上门为小姐治病救命,本应起身相迎,以礼相待,可佟万才眼烦心乱,言语便有些不尊重,坐在那身也未动,拖着长腔问:“你—会治病?”男孩虽是一副潦倒落魄相,但却很是精明,见佟万才以白眼相看,便挺起胸脯道:“怎么,你看我小是吗?称砣小能压千斤,瞧我穿的破烂?济公穿的比我还破,但却能医百病。你若是看我不行,那好,就请另请高明吧!”说罢,转身就走。管家忙拦住说:“别、别,我家老爷也没说你不行,莫走,莫走。”佟妻也忙叫人看坐。其实,男孩何尝想走,只不过是用了一个欲擒故纵的招子,见如此,也就就坡下驴,坐了下来。那么,这个男孩姓甚名谁?怎么个来历?又何以这副模样呢?男孩姓金,名元礼。金元礼原本也是富家子弟。初春之时,和父亲携巨资去千里之外的黑河上货,不料遭暗算父亲命丧黄泉。金元礼虽逃脱性命,却身无分文,只好一路讨要往家赶。风餐露宿,倍受艰辛,遭受了无数的白眼和羞辱。来到宁远的时候,已是两天没吃东西了,直饿的前腔贴后腔,眼冒金星。正踉踉跄跄地走着,忽见前方有几个人,对着墙上的一张告示指指点点,其中一人说:“佟家可是金玉满堂,谁有本事治好佟小姐的病,那可是天大的福分啊!”金元礼几乎是下意识地踅了过去,对着告示瞥了两眼。猛然间,灵机一动,一个主意袭上心头,伸手扯下告示,来到佟府。此刻,佟万才见状,心中思忖,事已至此,死马就当活马医吧。于是,缓和了语气说:“尚未请教少爷尊姓大名呢。”金元礼挺身答道:“尊姓大名不敢,贱姓金,小名元礼。”佟万才拱了拱手,道:“噢,金少爷,失敬,失敬。金少爷若能医好我女儿的病,佟某决不食言。就请到小姐的房中诊视吧。”金元礼洗手净面后,随同佟万才夫妇来到佟秀媛的闺房。此时的佟秀媛直挺挺地躺在床上,面色灰白,双目紧闭,肚子胀得鼓鼓的,已是只有一息尚存。金元礼看罢,又问了问姑娘患病的始末,而后硬梆梆地说:“二老休急,小姐的病包在我身上了!”闻此言,佟万才夫妇欣喜若狂,虽然对这个毛头小伙子的话颇有疑虑,但心里急切地期待这能是真的,因此立马吩咐家人备宴。酒足饭饱之后,金元礼可犯了难,关起房门,在屋里踅来踅去,急得团团转也想不出个辙来。本来金元礼对医道是半点不懂,更不要说医治佟小姐这种许多杏林高手也治不了的疑难之症。当初看到告示的时候,金元礼已是饿的几乎昏倒,心想,与其被饿死,不如扯了告示,先吃顿饱饭再说,然后伺机行事。现在,肚子是饱了,可拿什么给人家佟小姐治病呢?金元礼也曾想过逃走,可佟府上上下下看的甚紧,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佟万才几次催问如何给小姐治病,要快,金元礼都以小姐的病太重,须仔细斟酌方可用方为由,拖延时间。可金元礼心里明白,纸终究包不住火,迟早得漏馅。这便如何是好呢?说话间,已是傍晚,仆人送来洗脚水,金元礼脱了鞋袜,坐在床边,心烦意乱,怔怔地想着心事。瞧着自己满是污渍的双脚,不禁心中酸楚,悲从中来。瞧着瞧着,突然脑海闪现一个念头:济公不是用脚丫泥给人治过病吗?我不妨也效法做一把,纵然不管用,也总能应付一下,然后再图良策。想到此,金元礼忙把脚上的污泥抠下来,团吧团吧揉搓成个小圆球,找方蜡纸包上,然后匆匆找到佟万才,说:“这是我家秘方配制成的药丸,专治小姐的病症,服下后保见奇效。”佟妻赶忙亲自动手,把药丸给小姐灌下。金元礼回到房中,如何能睡得着。他心里清清楚楚,给佟小姐灌下的根本就不是药,治病,简直就是笑谈!眼下要考虑的,只能是等天亮后如何开脱。唉,到时是打是罚,任由他吧。就这样,金元礼心怀忐忑,迷迷糊糊挨到天亮。当缕阳光照进房中的时候,一个仆人匆匆推门而进:“金少爷,你快快去看看我家小姐!”金元礼如闻炸雷,心中大惊:完了,一定是佟小姐出事了!莫不是……他跌跌撞撞来到佟小姐的闺房,只见床前围了一圈的人,金元礼分开众人扑到床前一看,佟小姐依然躺在床上,微睁二目,眼角还挂着泪珠。再看佟妻,已是喜极而泣,泪眼婆娑地拉住女儿的手,口里一个劲地念佛。天啊!金元礼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但又不免心生疑虑,这,能是我的那粒“药丸”的作用吗?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当初自己那样做,实在是迫不得已,甚至有几分恶作剧。莫非冥冥之中真的有神明佑护?“金少爷!”佟万才的一声呼唤,把金元礼从懵懂和遐思中唤回,“真没看出,你小小年纪能有这般神奇医术,先前多有怠慢,佟某这厢赔礼了!”说着抱拳当胸,躬身下拜。金元礼忙还礼道:“岂敢,岂敢,佟老爷言重了。既然小姐的病已有起色,我就再为她配制一丸,定能起死回生,康复如初。”佟家人谢三谢四。金元礼回到房中,关了房门,把脚上的泥渍统统刮将下来,依然揉搓成球,依然用蜡纸包好,然后喊来仆人,吩咐给小姐服下,如有变化,速来报我。金元礼心中甚是高兴,他不知道佟小姐的病是怎么好的,难道是自己的那丸“药”起的作用?自己的脚丫泥能治病,可真奇了,莫非我有济公之神?不知不觉中两个时辰过去了,有仆人来报喜道:“恭喜金少爷,小姐已能坐起,说想吃东西呢。”金元礼抑制住心中的狂喜,轻轻地“哦”了一声,迈着方步,稳稳地踱到佟小姐的房中。此刻,佟秀媛正端坐床上,脸上也有了些许红润,眼睛也有了光泽。仆人端着人参汤、燕窝粥在一旁伺侯。见金元礼到来,佟万才道:“媛儿,这便是救你性命的金公子,快快谢过。”佟秀媛挣扎着要下床,被众人劝住,便在床上万福道:“多谢金公子相救,奴家有礼了。”金元礼忙道:“非是小生之能,乃小姐福大命大也,何须多礼。”三日后,佟秀媛已能下地慢慢走动,佟府上下高兴万分,对金元礼更是待若上宾。佟万才撒下请贴,把亲朋好友都请了来,摆了十几桌丰盛的酒席,以志喜庆。酒至半酣,佟万才站起身,深深一揖,道:“感谢各位莅临寒舍,为小女的康复前来祝贺。想必各位都知道,小女身罹顽疾,是金元礼金公子妙手回春,救小女于危难之中。我曾许诺,谁能医好小女的病,就将女儿许配与他。佟某决不食言,现在,当着众人的面,我宣布,金元礼就是我佟家的女婿!”众人齐声喝彩,掌声雷动。金元礼经历此事,深深爱上了医学。于是,拜师访友,求贤问能,刻苦治学,决意在医术上创出一番业绩。但有一事,在他的心头总是挥之不去,那就是为什么他的“药丸”治好了佟小姐的病?他遍查医书药典,也未能找到答案。后来偶得一古方秘籍,金元礼在翻看时突然发现这样一验方:千里土,童子汗,可治大肚子病也。金元礼恍然大悟:千里土,从黑河到宁远,不正是千里之遥吗?自己一路从未洗过脚,那满脚的泥垢岂非千里土;童子汗,更好解释了,自己十八、九岁,纯纯正正的童子之身啊。金元礼更加感到祖国医学的博大精深,也就越发发奋学习,刻苦钻研,终于成为一代名医。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下一条 Next post: 民间故事:市长嫁女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北京片碱厂家价格
美容师资格证怎么考
稳定土拌合站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